快捷搜索:
您的位置:服装管理软件_最新服装行业动态,资讯_琪琪服饰网 > 消费洞察 > 小微型纺织企业:突围“用工荒”

小微型纺织企业:突围“用工荒”

2020-01-19 11:16

  

地点:山东潍坊昌邑

  

乡言:你说人口红利还能保持多久,劳动密集型企业还有没有发展前景?

  

三叔:纺织工人越来越难找。

  

表哥:当初跟我们一起织毛巾的其他厂,大部分都不干了。

  

大年初一,到三叔家串门的乡亲络绎不绝。四年前,三叔离开了老村,搬进了新村刚装修好的五间新房。因为仍是平房,离老村又近,所以备受爷爷青睐。年前,爷爷从城里回到三叔家过年,在他的指挥下,三叔把家堂(大幅祭祖图画)挂在南屋。

  

跟三叔一样搬到新村的村民大概40多户。老村本离城很近,新村更是倚城而建。三叔说因交通工具越发先进,这些年下地干农活儿的人越来越少了,进城工作的人多了起来。三叔设在老村里的小厂子也逐渐感受到了招工难和用工荒。

  

三叔下海

  

村里很多人都要进厂

  

“2000年刚开始干这行时,熟练工人还比较容易招到,当时的工资也低。”

  

2000年,在银行工作的三叔萌生了下海的念头,经过多番合计和筹划,三叔办起了毛巾缝纫加工的小厂子。“纺织业是支柱产业,那段时间先后进入这个行业的人不少。”三叔说。

  

昌邑是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乡,清朝年间产自柳疃镇的丝绸便源源不断地流往海外,在那时诞生了一批批背着“柳绸”闯南洋的昌邑人。改革开放至今,纺织行业依然是市里的支柱产业之一,形成了丝绸、纺织印染、服装加工等多门类的大纺织工业格局。

  

三叔厂子所从事的是纺织行业的一个小环节,主要业务是对已织好的半成品毛巾进行缝纫加工,制成成品后销往各地。建厂之初,老村里的几间房加上几台缝纫机就是厂房和设备,接到订单后,小厂子正式开工。

  

“2000年刚开始干这行时,熟练工人还比较容易招到,当时的工资也低。”三叔说,小厂子建起来后,本村和邻村的很多人都来报到,要求进厂干活儿,离家近上班方便,当时厂子为农村富余劳动力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。

  

小凤就是其中一员,2001年小凤到厂子里找三叔希望能进厂工作,她曾是城里大服装厂的缝纫工,嫁到本村生完孩子后便辞掉城里的工作。三叔的厂子就在村里,方便回家照顾孩子又能赚钱。“她是个熟练工人,工资要求也不高,一天十几块钱。”三叔回忆说当时招工比现在容易多了。

  

招工难题

  

不到两年就换一批工人

  

“招工难成了厂子面临的最大问题,用工成本也在大幅增加,以前的利润将近10%,现在也就5%了。”

  

没几年,小凤就离开三叔的厂子去了城里的冷藏厂。此时,三叔发现尽管工资已提高到了1000元左右,熟练技工还是很难再招到了,于是他开始自己培养工人。

  

小萌2005年中学毕业后便进入三叔的厂子,从学徒开始做,很快就成为主力,两三年后她辞职了。小萌说这个工作太辛苦,准备到城里的超市去卖奶粉,每天上下班骑着电动车也用不了半小时。

  

“招工难成了厂子面临的最大问题,用工成本也在大幅增加,以前的利润将近10%,现在也就5%了。”三叔也记不清从哪一年开始,年底走访工人成为一项必修课,谈话内容是确认其下一年能否继续在厂子里干活儿,若不能就要早作打算,想办法招新人。

  

“以前都是几年才更新一批工人,现在几乎不到两年就重换一批。”三叔说,除了冷藏、铸造、建筑等行业分流了一部分劳动力外,城里的超市、饭店等服务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农村年轻人。

  

三叔的工厂相比较同行做得还算不错,这些年的发展过程中,有几家同类型的企业由于各种因素已悄然消失。“前两年有个熟人也想做,找我咨询,后来因为拿不到订单直接打消了念头。”近两年,三叔也感觉到了订单数量在变化。

  

“因为合作不错,有固定的十多家客户给我们订单,所以没出现过订单不接茬儿的情况,但这两年明显感觉各家客户的订单在减少。”三叔说,同行中的个别小厂子一度出现订单接不上的情况,于是就给工人放假,订单来了,再把人招回来,长期下去买卖就做不成了。

  

选择转产

  

青睐技术资金密集行业

  

“以前干纺织时需要40多个工人,现在的一线工人也就十多名。”

  

三叔关注新闻,一直订阅报纸,学会上网后便在网上看新闻,他说,市里的纺织品主要是出口,国外经济不好,对整个行业有影响,自己的业务虽小,也能感觉到。

  

“从2010年开始,虽然还是以出口订单为主,但国内订单跟以前相比有明显增加。”2008年奥运会后,北京丰台区木樨园附近的市场新增了一家毛巾销售店,除东北的市场,三叔的厂子也加量为这两家店供货。

  

“你说人口红利还能保持多久,劳动密集型企业还有没有发展前景?”三叔对此很困惑。他估计,整个纺织行业的利润仅在3%-5%之间,纺织环节的利润少于印染环节。由于在银行工作过,三叔前年被推选为村里的会计,忙着厂里事情的同时兼顾着村里一些项目的账目核算。三叔说,如果再年轻十来岁的话或许会考察下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企业,研究转产的问题。

  

考虑转产的并非三叔一人。表哥就成功地将产业从纺织行业中转型出来。

  

表哥与三叔几乎同时建厂,两家业务虽不同,但均位于纺织行业的产业链中。表哥工厂的业务主要是织毛巾,属于缝纫加工业务的前一个环节。“2000年左右,大型毛巾厂的出口订单很多,他们自己做不完,就发展加工户,将一部分织毛巾的业务分发给下面的加工户,我们就属于其中一户。”表哥说。

  

但随后几年招工难问题日渐严重,表哥的压力逐渐加大。三叔跟表哥见面时经常会聊到招工难问题。“纺织工人越来越难找,当初跟我们一起织毛巾的其他厂,大部分都不干了。”表哥认为转产势在必行。

  

经过考察和研究,2008年,年近40岁的表哥毅然放弃纺织业,将产业转向生产密封材料。“选这个行业主要是因为用人少,好招工。”表哥解释。

  

密封材料主要用在各种机械设备上,用三叔的话说这属于技术和资金密集型行业。“这个行业的发展空间大,利润高,使用的劳动力也少,相比纺织行业需要更大的前期资金来购置生产设备。”三叔说。

  

经过无数次出差、找客户,厂子已顺利运营。表哥不必再担心用工荒的问题,他雇用了一个这方面的技术人员指导工人,“以前干纺织时需要40多个工人,现在的一线工人也就十多名。”表哥说,工人学会设备的简单操作后就能够独立完成工作,种了一辈子田的舅妈经过学习后也能成为表哥的储备力量。

本文由服装管理软件_最新服装行业动态,资讯_琪琪服饰网发布于消费洞察,转载请注明出处:小微型纺织企业:突围“用工荒”

关键词: 消费洞察